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首頁  -  賽德風采

日本企業在華種植的觀后感

     日本一家企業在山東萊陽租地1500多畝,種地、養牛。他們瞄準的是中國高端市場,主打高品質農產品。對于在家門口種地的日本人,當地農民慢慢“失望”。日企不打農藥,不用化肥,甚至地里長滿草,他們覺得這是在糟蹋土地。
  在食品安全事故頻發的今天,這家日企將產業鏈布局中國。這家公司的負責人認為,農業最終還將回歸到他們的路徑,依靠化肥、農藥的種地模式是短視行為。在山東萊陽種地的日本企業朝日綠源公司至今仍未贏利。5年來,這家公司已成為當地農民的笑柄。2006年,朝日綠源公司由日本朝日啤酒、住友化學和伊藤忠商事三家公司合資而建。這三家公司均為世界500強企業,從事農業生產這還是頭一次。當年,朝日綠源在萊陽租下1500畝耕地,用來養殖奶牛,種植玉米、小麥、草莓等,租期20年。
  “他們完全拿地不當回事。”萊陽大明村村民并不看好這家日本公司。5年來,朝日綠源的種地方式讓當地人看著心疼。不施化肥、不打農藥,甚至不除草,一畝地的產量僅是當地人的一半。甚至有人開始懷疑日本人租地的動機。有村民說,日企租地是為了探礦;還有人稱日本人要為本國建一個糧食基地,“圈占地盤”。當時看到日本人到田間地頭鉆土取樣,一些村民還以為是在勘探礦藏.6月21日,萊陽吳家疃村民說,土地出租給朝日綠源,自己沒有吃虧,也沒沾多大光。按照5年前的合同,沐浴店鎮吳家疃、大明、南汪、小店、中汪5個村1000戶農民今年每畝地將收租1000元,這在當時來看是個高價。6月21日,萊陽市沐浴店鎮黨委委員高風濤介紹,山東省曾向朝日綠源提供淄博、東營、莒南、萊陽4個地方。朝日公司對這些地方進行了水和土壤的考察,最終選址在沐浴店鎮。沐浴店鎮鄰近萊陽市水源地水庫,周邊無污染企業,溫度和氣候也適宜蔬菜生長。沐浴店鎮大明村村民說,當時看到日本人到田間地頭鉆土取樣,一些村民還以為是在勘探礦藏,鬧出很多笑話。隨后的征地阻力很大。沐浴店鎮吳家疃村前任村支書于清說,沐浴店鎮的農民靠種菜為生,土地附加值高,他們不想把地租出去。于清當時跟另外4名村干部碰頭商量,想要用價格“逼走”朝日綠源。讓于清意外的是,日方答應了這個價格,還對原耕地里的作物高價賠償。
  不打農藥“順天收”
  朝日綠源的玉米地不打農藥,去年7月遭受蟲災,成千上萬只蟲子爬過了田埂。對于在自家門口種地的外國人,當地人充滿了好奇。但沒過兩年,人們對這家日企開始失望,甚至憤怒。6月21日,村民廉玉勝說,朝日綠源第一年搭建大棚,種植蘆筍、甜玉米和草莓,大棚不讓外人進,他們不了解內情,只知道草莓100多元一斤。他們能看到露天種植的玉米和小麥,品種跟當地一樣,但種法大不相同。
  朝日綠源的農場處在沐浴店鎮政府東南方向一個小型盆地中,對面是萊陽龍頭企業龍大集團的蔬菜基地。朝日綠源農場分為三個地塊,奶牛飼養場、蔬菜大棚、露天種植基地。各個地塊拉著鐵絲網,配有攝像頭。露天種植的農場中,還架著探照燈。6月21日,大明村的鄭大爺說,他種了一輩子地,沒見過這樣順天收的方法,地里草也不除,遠處看過去,滿地是草“莊稼能長得好嗎?”當地一些“農把式”用目測就能判斷出朝日綠源每畝地的產量。鄭大爺認為朝日綠源的小麥畝產只有400多斤,不足村民們產量的一半。朝日綠源的玉米地不打農藥,去年7月遭受蟲災。成千上萬只蟲子爬過田埂,吳家疃和大明村的玉米地也遭受損失。為此,周圍村民堵住了朝日綠源的大門要求賠償。村民還曾因糞臭投訴要賠償。從2007年開始,朝日綠源引進1800頭荷斯坦良種奶牛,牛糞堆積起來,臭味彌漫四周。5年來,當地村民對朝日綠源的種植方式普遍表示“看不懂”,他們認為日本人“不會擺弄莊稼”。朝日綠源在地里打了200多米深的吃水井,也讓當地人覺得不可思議。村民廉玉勝說,一般打井20米深水質就很好了,為何要打那么深的井。今年春旱,廉玉勝的小麥地里總共澆了三遍水,花費200多元。他沒有看見朝日綠源往地里澆過水。朝日綠源租地的頭兩年,有些地因干旱撂荒。一些村民看著心疼,提出把地返租給他們種,被拒絕。“搞不清楚日本人想干什么。”6月21日,大明村村民戲謔地說。
  種植養殖循環
  牛產牛糞,改善土質,產出無公害農作物,農作物喂食奶牛,再產出高品質牛奶。對于當地村民的質疑,朝日綠源副總前島啓二回答謹慎。他說,此前有媒體誤解他們是為日本生產糧食。
  6月22日,前島啓二說,目前公司沒有贏利,不過他們在做這個項目前已做好準備,贏利不是目的,而是為建一個農業示范項目,提供高水平的農產品。當地負責對接朝日綠源的沐浴店鎮黨委委員高風濤說,朝日綠源將贏利期定在十年之后,這段時間是他們對土壤的培育期。對于當地人的評價,前島啓二表示接受。他說,他們第一次做循環型生態農業。還在實驗階段,前5年難免會出一些問題,正在逐步改進。不過他們也覺得自己的種地理念完全異于當地農民。
  前島啓二說,按照日本的古訓,“種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最看重土壤的品質。雖然萊陽土地肥沃,但經過化肥和農藥的洗刷,土地已退化,前幾年投入大量的精力在土壤的恢復上。前島啓二說,他看到當地人種地還是注重當年畝產量。土地需不斷追加化肥才能保持產量,但那樣產出的農作物難免會有化學品殘留。
  小店村村民趙炳輝對此也有體會。他在朝日綠源工作兩年,種了幾十年地的他,第一次這么“伺候”土地,不撒化肥,全用牛糞堆肥;去草不施除草劑,而是手拔鋤除;農藥極少打,偶爾用,也需由專家指導;土壤定時檢測,確保養分均衡。前島啓二說,當年有地撂荒,有村民提出返租,他們怕被施化肥、打農藥,拒絕了。在朝日綠源公司的大門內,豎著一個循環型農業的模式圖:奶牛產出牛糞堆肥,肥施在地里改善土質,產出無公害高價農作物;農作物秸稈成為奶牛的飼料,再產出高品質牛奶。前島啓二說,他們種的玉米和小麥,全是給奶牛吃的飼料,為保證牛奶的高品質,不允許用化肥和農藥。朝日綠源的牛奶每升定價22元,是國內牛奶價格的1.5倍。他們生產的草莓每公斤定價120元。5年前,朝日綠源的草莓在上海上市,刷新草莓價格紀錄。當地人看不上朝日綠源燒錢的種地模式,不過他們也認同這家公司的農產品品質。“他們的奶牛反正吃得比人好。”6月21日,廉玉勝稱,曾有在朝日綠源打工的村民說親眼看到朝日綠源將不合格牛奶倒掉。另外,他在其他地里不敢直接摘水果吃,但在朝日綠源就沒有這個擔心。
  “讓出”的市場
  三聚氰胺事件后,國產乳品受冷落。朝日綠源瞄準的,正是中國企業“讓出”的市場,山東萊陽是中國對日出口農產品最大的縣級市,素有日本后花園之稱。
  在朝日綠源對面的龍大集團蔬菜基地,90%的蔬菜出口日本。但朝日綠源瞄準的則是中國市場。6月22日,前島啓二說,公司成立伊始即定下只銷售中國的方針,合同中也有約定。他說,公司成立時他們做過調查,中國特別是大中城市,對飲食生活方面要求“安全”、“安心”和“高質量”的消費者越來越多。他們的目標是中國的高消費人群。有統計顯示,中國高消費人群比例大概占總人口的3%—5%,這是一個覆蓋五六千萬人的大市場。萊陽市商務局副局長宋慧君說,隨著人們對食品要求越來越高,國內農產品企業也在調整高水平產品的銷售比例。龍大集團近兩年也在調整高端農產品內外銷售比例,以往高端產品85%外銷,現在調整為60%左右。龍大集團總經理宮明杰認為,今后,國內高端農產品市場將是一塊巨大的蛋糕。前島啓二認為,隨著中國人生活水平提高,購買他們產品的人將越來越多。他介紹,目前,朝日綠源的牛奶只在北京、上海、山東市場銷售,銷售量以每月20%的速度遞增。統計數字顯示,2007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國產乳品備受冷落,進口乳品重新奪取市場主導權。據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的分析,三聚氰胺事件后,進口品牌占領一線、二線城市80%份額。也正是這一背景下,朝日綠源這樣的外資公司開始分割國產乳業“讓出”的市場蛋糕。前島啓二說,日本國內牛奶產量已過剩,他們的產品不可能返銷日本。另外,中國的市場也吸引著日本本土乳業的目光。
        土地流轉是前提
  村民先將土地出租給合作社,合作社再將土地整體出租給企業,萊陽當地官員對朝日綠源的生產經營模式十分看好。萊陽外經貿局負責人稱,朝日綠源的循環型農業在國內還不多見,這個項目在當地是重點推介的項目,很有示范作用。據了解,朝日綠源公司享受免稅優惠,對于當地財政貢獻并不是很大。前島啓二說,他們希望中國企業和周邊農戶模仿他們的生產方式,但目前還沒有第二家企業這么做。高風濤認為這種模式將是今后農業發展的方向,但是想在中國普及很難。高風濤說,朝日綠源投資周期長,前期投入2190萬美元,此后每年再追加投資220萬美元。對于普通農戶和小企業來說,這是天文數字。并且農民承包土地后,往往更注重每年的效益。據了解,朝日綠源在中國租種土地不算新鮮事,此前全國多個地方都有外資種地的例子。早在1997年,山東龍口市冶基村將6000畝土地租賃給新加坡企業復發中記私人有限公司經營20年,這個項目主要生產名優果品,產品主要是出口。上世紀90年代末本世紀初,全球500強企業,法國威望迪環球公司在重慶忠縣和農民合股建了15萬畝柑橘果園基地;世界第三大果商澳門恒河果業也在重慶江津市建起1000畝的柑橘種苗基地。產品也主要是外銷。對于這些海外資本在中國大量租地種植,6月21日,高風濤說,這種模式是普通的土地流轉,符合當前的土地法規,不需要特殊政策支持。據介紹,朝日綠源獲得流轉土地的方式是,吳家疃等5個村的村民將土地出租給村級土地合作社,土地合作社再將土地整體出租給企業,租期20年。每年,農戶通過合作社獲得租金。
  “我們相信,最終中國政府和消費者都會認可我們的品牌。”前島啓二說。
         以上摘自于《新京報》以下為個人觀后感:
        7月12日《新京報》報道,日本一家企業在山東萊陽租地1500多畝,種地、養牛。日企不打農藥,不用化肥,甚至地里長滿草,產量不及附近的一半,長期虧損,當地農民都當笑話看。今天《揚子晚報》評論說,日本人不是傻子,他們這樣做自有他們的道理。這家公司的副總說“按照日本的古訓,‘種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他們)最看重土壤的品質。萊陽土地經過化肥和農藥的洗刷,土地已退化,前幾年投入大量的精力在土壤的恢復上。”日本人現在的做法,無疑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對日本人的這種做法就應該出一身冷汗,而不是看一場笑話。
         我一看到這條新聞的感覺真的是吃了一驚。這件事情再一次證明了日本人的長遠戰略眼光。我們的祖先早在兩千年前,就在《淮南子主術訓》里告誡不可“涸澤而漁,焚林而獵”,而今在我們的農民、企業和一些政府官員都為了眼皮底下那一點點蠅頭小利而無惡不作的時候,日本人已經把腿伸了進來,把眼光放在了中國人自己坑中國人之后留下的巨大市場空間。這就是日本企業虧損五年還保持樂觀的原因,用日企的話說就是“中國食品安全問題為他們讓出了市場。”你要去問任何一家中國食品企業——你愿意把市場讓給日本人嗎?我肯定沒有一家愿意,但事實的結果卻很可能是中國食品企業集體性的把市場讓給了外企。三聚氫胺事件后,洋奶粉普遍漲價,可很多消費者仍不愿買國產奶粉就是證明。
         食品安全問題頻發,已經極大的傷害了本土消費者。如果這種勢頭得不到扼制,那真是國企自絕于人民。進口食品價格遠遠高于國產,但是市場份額卻有越來越大的趨勢。現在日本企業把地都種到我們國內來了,物流成本和勞動力成本必將進一步降低,到那時劣跡斑斑的國產食品連價格優勢都不再明顯的時候,何以為生?
         如果在過去,我們還可以靠政府制定保護性政策來維護落后的市場和企業,但是中國加入世貿之后這一點也非常困難了,我們必須按國際通行的游戲規則辦事了,政府不能完全保護落后了。政府必須首先為國民的健康負責,其次才是企業的生存。那些無視國民健康的的市場主體,政府保不了,也不該保,而公眾對這樣的企業的注定被淘汰也絕不會同情。
        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種有毒食品給中國人吃,外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種健康食品給中國人,這是多么無奈的現實啊?我們不缺想法,唯一欠缺的就是行動!

公司地址:陜西省西安市楊凌示范區神果路5號 郵編:712100 電話:辦公室:029-87035858 證劵部:029-87035584/62960311 傳真:029-87035858 
公司郵箱:[email protected]  陜ICP備11005257號

法兰西风情返水 四海龙王捕鱼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22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 扑克牌九必胜绝技 辽宁快乐12网上投注app 现在只想让自己忙起来赚钱 在闲鱼干什么最赚钱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基本走势 如何改变赚钱的观念 大快乐时时彩 看彩啦分析 股票分析软件 南粤36选7开奖中奖对照 彩票11选5安卓 河南快三遗漏值